keevian

产量低微/成佛中/onedirectioner

《留君千年》(《精灵王座》电影衍生同人)

注意1.cp巴爷x凯尔,不拆不逆

2 .he

3.人物可能会有ooc,请多包涵


 

《精灵王座》电影衍生同人

《留君千年》

  精灵王国的彼端的云间,一片万物生长,绿意盎然的无处不散发着生命的呼吸的土壤间,一点一滴的灵光在绿叶的滋养中隐隐腾起,远处精灵的私私细语悄然隐觅于这片神圣间,于苍穹广阔的碧云间绽散开来,相交形成一片淡然清幽的和谐。

  这与精灵王国的圣洁寂静不同,更多的是历经一场磨难后所造就的生机与安宁,像是一片世外桃源,亦如是一处清泉灵谷,总之是难以诉说的妙境。

  千年前的战役,还是历历在目。

  只是如今凯尔已经很少再重新去到那个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地方,不是遗忘,也非厌恶,只是踏上那里胸口闷痛的感觉过于强烈,以至于他丧失了窒息的能力,而仅仅只是过了两年而已,他却感到日子长得他自己也忘了今夕是何日月,更别说精灵长的离谱的寿命,而他却像已经走过千年的老者,想不起身旁的一切多次变换的模样,磨平了他曾经冷漠喜怒的棱角,独留一面饱受岁月洗礼的面孔。

  他觉得自己该认输了,长留一份尊严于世,竟总是留不住自己视之如珍的人,亦无法与他一同赴命。

  正值壮年时,当他从精灵王国最高处眺望整个国家,回头看到心爱之人咧着嘴不正经地斜立于门口,他曾可笑地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而如今仍为壮年的他凝望着自己拥有的一切,却始终不再完整,尽管精灵王国风景依旧,丰收的金黄仍然在闪烁着属于长盛不衰的精灵王国的一房一瓦。

  与精灵王国淡凉的气候不同,暖风吹散了他长而直的金发,交错地在他耳背后飞扬,有些调皮地跑到了脸颊旁,风声在他的尖耳间沙沙作响,而他更加苍白的脸色却使这份诗意显得不太搭调。

  “比起你的面瘫脸,果然还是比较喜欢你顺柔的头发。”巴爷将凯尔的长发从上至下用手指粗粗抚摸了一遍,之后便将凯尔的手臂拉着在人类世界到处乱逛。

  “只是喜欢这些?”凯尔神色有些不好,语气也开始颤抖。

  “哦,不然呢?”巴爷停下脚步,似笑非笑地抱着手看他,观察他的反应。

  “不行。”大抵是情窦初开的精灵都有点少根筋的缘故,凯尔自然不例外,嘴上虽然笨拙得不行,但却像是赌气似的在大街上给了巴爷一个不算深刻的点水之吻,然后嘴角边挤出根本算不上好看的笑容。

  巴爷虽然开始有些震惊,而后却将身边的人完全搂入怀中,“现在还不错。”

  风声渐停了,他的发梢轻轻落下,身旁已空无一人;不知过去了多少年,那些缠绵的情话仿佛还是在昨天说的,而如今想起来却使原本麻木的心脏重新痛苦地跳动不已。

  一起经过十多年的日日月月,直至现在仍然记得一清二楚。

  精灵王国的宫殿内,当巴爷正准备从侍卫那儿拿回兵器时,凯尔毫无前兆地出现在他身后,用冰冷的眸子打探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觉皱了皱眉,指了指巴爷道:

  “以后,他可以带着兵器随意进入。”

  即使精灵侍卫再怎么刻板无趣,此刻几个侍卫却瞪大了眼睛,在这之前从来没有先例,而眼前这个一看就十分凶险的男人……

  只是他们不敢妄自揣测,只得怀着疑问答应了下来。“这就不太好了吧~”巴爷虽然嘴上这么说着,脸上却毫不掩饰笑意,而这就足以让凯尔感到满足。

他们所经历的日子算不上热烈,却足以让彼此铭心。

在人类世界的一个酒馆内,嘈杂声遍及每一个角落,喧哗热闹的气氛一向不被凯尔所喜爱,然而此刻他却坐在了人类周围。

其实也不全是人类,好歹还有莉雅和玫尔在旁边。

“我和莉雅明天结婚,今天就先提前祝贺啦。”小鱼挠了挠头,将上好的酒淌进杯中,先自罚一杯。

“你小子,明明这里面你最小结婚得倒挺快。”巴爷一敲小鱼的脑袋,惹得全场一片欢快沸腾。

  “师父你的日子不也快了吗?”

  小鱼这不说还好,一说所有人除了某些人心知肚明,其他人纷纷好奇巴爷这糙汉子从哪能撩到的媳妇可以娶,可事实上巴爷证明了媳妇不光靠撩,被撩也能娶到啊?只不过这其中内情少有人知就是。

  “嘿,少来。你小子今天别想走着出去了。”

  谁也没看到凯尔那有些微红的双耳。

  而如今,当已经疲惫不堪的凯尔孤独地坐在精灵王国的宫殿里询问小鱼假若莉雅不幸逝世他将如何时,小鱼却笑得坦然:“那就陪着她一起去吧。”仿佛在说什么轻如鸿毛,不值一提的小事,而目光里,却满载着似海的爱意。

  他又想起当巴爷抽出他的剑,将准备好的玫瑰凭借高超的剑技插入剑锋,指向他说:“做我的人吧。”的时候,同生共死就在那一瞬间便成了两人不可明说的默契,只是他仍执着于找到有关于他生还的痕迹。

  他再次位于这一片土地上,关于他们之间羁绊开始的地方,只是这里已经竖起一块石制的,众人自愿为他所建的墓碑,草的碎屑于风中飞舞不息,午后的阳光喷洒在野花花瓣的露珠上,折射出七彩而又璨人的细碎光影。只有他不愿相信,直到度过了如同千年般的漫长岁月后终于绝望殆尽,决定陪伴他一同去往地狱深渊。

  凝望着眼前如同深渊般的绝望,如同被宣判死刑般,他本来站得笔直的腿竟再也控制不住弯了下去,一下便跪在了柔软如云的草地,双脸通红得滴血,略微粗糙的双手晤面,再也抑制不住地痛哭不止。

  这是他第一次哭,也是最后一次。

  很久以后,他将那时巴爷用过的,向他告白的在那之后就被他保存至今,没有沾过一丝杂血的剑重新出鞘。

  “就这样吧。”那般不算好看的笑容又重现在他的脸上,直刺自己心脏,他终于将他的双眼微微闭上。

  一切都在这一刻静默,如果野花生长能有声音,那也会一清二楚。

  那么……人呢?

  远处的脚步声渐行渐近,他下意识地警惕起四周。

  “你这是想干什么?”

  只是一瞬,凯尔感到自己的手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剑完全被一只脚踢得飞了出去。

  但此刻比起疼痛,比起呆愣,那熟悉的声音却让他的内心充斥着无比的惊喜。是了,不会认错。

  他抬起头,看向那个背光的身影,拥有战士的高大魁梧与那一双坚毅的眼睛,还有自己熟悉的伤痕,与身后的背景一起,汇聚成一幅自己期盼多年的杰作。

  够了,这真的已经足够了。

  “你真的回来了。”

  一望而去,他的笑容在日光中熠熠生辉。

----end---

8.19祝精灵王座公映大卖

评论
热度(5)

© kee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