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vian

产量低微/成佛中/onedirectioner

【杀峯】束缚

束缚
1600+的短篇,这一篇是有点婚后(?)的感觉。
有肉渣,而且最重要的是甜甜甜甜甜!!
所以背景就是杀峯同居后啦,杀老师变回原来黑发青年的设定。

學峯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临近七点了,他一向自律,这个时间也在正常作息范围内。他收起了平时那气压沉重的架势,转换成常人所不可能见到的微笑,还有眼中数不尽的宠溺。
但房门打开后,昏暗的房间很明显内空无一人,门前还有青年临走前因没顾及的乱摆一气拖鞋。
"……"
他四周的气压又瞬间低沉了不止一点。
没错,对于处于热恋(?)并且同居中的恋人,没有什么比一方突然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更糟的了。
自从杀老师重新以青年的姿态出现时,原本那黄色章鱼肿胀奇异的身躯变成了一个纤长略瘦的普通青年的模样,但少了身为杀手的戾气,學峯更没有想到那之后自己能和他真正意义上在一起,纵然在很久的时候他便有意为之。
"哼,"他不觉间咬牙,自从两人关系终于确定后他很少再如此失态,这次又再次爆发了。
也许學峯自己都没有发现,几乎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失态,都拜他所赐,情绪完全被那人控制了。
连灯都懒得开,昏暗中學峯打开手机,才发现中午的时候杀老师已经给他发了信息说今晚有事可能不能回来的信息。
但學峯还是什么都不想做。光是想着他,就已经占满自己全部心思了。
如果被浅野知道自己也有这么幼稚的时候,肯定毫不留情地嘲讽开来,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完全无法对付的挫败。
學峯放下手机离开客厅,脱下修身的西服,独留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衫,疲惫了一天的他只想好好感受心上人的气息。
他躺在床上,抱着爱人经常睡的枕头,面色还是没多少变化,只是深紫色的眼眸中多出了许多不能言喻的情绪。他的工作其实还有很多很多,但难得的现在他一点也不想理。
对于學峯来说,这情况也算得上屈指可数了吧。
"果然人都是会被惯坏的。"
在一起成习惯后,就很难分开。
那么想着,學峯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性格原因,他总睡得很浅,当然在杀老师怀里另外说了。
被开门的动静扰醒的他,下意识看了看床边柜上的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
他身上的衬衫不知什么时候胸口上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发型也是凌乱的,但他只是追逐着那人脚步声,像追逐一缕光明一样。
心早就已经被那人所紧紧束缚住了。
客厅瞬间明亮起来,一个黑发青年在流理台上处理着打包回来的饭菜,就像普通人那样,很难想象一年前还在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的他也能过上现在这般宁静而平淡的生活。
突然,一双手架上了杀老师的肩膀上。
他是何等厉害的杀手,当然能感受到靠近他的脚步声,但他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只是任由那人的靠近,搂上他的脖子。
"还没睡吗?"
杀老师停下手下的一切,触上那双手,有些调笑地问道。
如果说身高的话,學峯要比杀老师高一些,但现在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将脸靠在杀老师的背上。
有些赌气地说道:"居然敢不告诉我去了哪里。"
"啊啊……"
"害得我这样想着你。"
學峯用头蹭着杀老师的背后,汲取着那人的气息。
尽管他是一个有些别扭的人,但在对爱人表露情感这一方面方面却很坦诚,比如现在。
"是我以前的杀手朋友,一个难以推拒的聚餐,"杀老师微笑着,转过身对上學峯的目光:"有多想?"
当然,成年人之间的情感表露一向直接,學峯也不矫情,将唇直接送上了。
唇和唇之间才贴着没多久,两人就已经迫不及待将舌头伸入对方口腔中,汲取对于彼此来说的甜蜜。
吻到深处,杀老师将一只手摸到了學峯的腰部,顺势往下滑,學峯也不反抗,只是轻哼一声,更用力抱住杀老师的背,享受着爱人给予自己的一切。
当两人都有点控制不住的时候,杀老师将已经陷入情动的两人分开,在學峯耳边耳语道:"去洗澡吗?"
"好。"
之后的事情自不必说,直到到了床上两人热情仍不减,學峯化被动为主动,像肉食者不断索取着爱人的一切,仿佛是想要时刻将他拴在身边一般。
他曾是一条自由的鱼,不曾被束缚也绝不可能被束缚,而如今却已被爱人给套牢了。
但他,甘之如饴。
"喜欢……"做到最后,浅野學峯已经有些迷乱,只是在杀老师怀里喃喃着睡去。
谁又敢相信现在这嘴唇微抿,面带笑意的是一个在学生眼里认真严肃,一丝不苟的的理事长。
"我知道。"杀老师吻了吻怀里的人,一同陷入睡梦中。
月光如此温和。

评论(3)
热度(49)

© keevi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