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vian

产量低微/成佛中/onedirectioner

信与等待part1【杀學/杀峯】

信与等待1

杀峯-杀老师x浅野學峯

那之后又是过了多久?

只知道每日椚丘中学E班顶上的阳光总是暖和,一片密林也趋于静谧。而这片充满回忆的地方,也不时有人踏足。

往事历历在目,变的是旧日逝去的风景,或是人倾世的容颜。

但心呢?

其实究竟过去了多久,他也不太清楚,但此时自己的儿子已经上了全日本最好的大学,成为对社会有用的强大而温和的人,而自己那一年教出的学生,也闪闪发光。

今天也是晴天。

他本来想亲自开车送儿子上大学,但不知学秀哪来的脾气,居然说什么都要自己去,不过见儿子已经长大成人,自己也只好放下架子,让了他一回。

和学秀简单告别之后,學峯又独自开车到同一个地方,照常做了三年以来每月都做的事——到椚丘中学附近的打印店静静等候着。

打印店小姐见到學峯的车辆,立马熟练地挑出一份精心制作好的信纸。

大概二十来张不等,纸质都是无瑕疵的光滑,但每天的图案都是不同的。

只有他自己知道那是自己画的那个人,哦不,章鱼的面孔。

他每个月初都会往这家打印店寄自己的画,再高价委托做成定制信纸,不知不觉竟坚持了三年。

“十分感谢。”

學峯对打印店小姐微笑致谢之后,在打印店小姐被迷得一脸神魂颠倒中驾车离去。

[那一天]之后的每个星期日下午,他总是独自一人来到这里。

——E班教室所处的地方,并没有杂草横生,与那一年的景色别无二致。

不仅因为总有E班的毕业生来这里打理,还因为他的存在。

不过纵使有E班的学生来到,自己也总不会和他们打照面,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内心所蕴含的不可诉说的情愫,那压抑得久到成泥的爱恋。

“还是没有回来啊。”推开E班教室的门,學峯放下手提着的文公包,坐在第一排离讲台最近的位置,他的语气少去了平时的高亢威严,只剩失落悲凉。

他从文公包里取出信纸,拿出随身携带的钢笔,在首行斟酌道

展信佳:

  和那天一样的晴天,一切顺利。

  我都来到这里挑战你了,你怎么没出现呢?害怕就直说,我知道你一定随时做好准备了,所以你一定一直会在这里。

  啊,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教育又出了问题,学秀现在自我的心理越来越严重,作为他的父亲真的越来越不懂他了,不过可能这也是他成人的表现吧,如果他能向我敞开心扉就好了。

  但是有你在肯定会迎刃而解吧?

  ……

                                                                 From 浅野學峯

最后的署名与以往严肃而认真的签字风格不同,是无比随意而流畅的字体。

这是第几封了?他将写好的信件抚平放入讲台底下。讲台底下的信件堆积在一起,他放在最上面的位置,而他从不敢去数,怕一翻开以前的信,思念就会成洪水一般倾泻开来。

“我明天下午再来看你。”

具有磁性的声音表面上平淡,但始终无法掩饰那之下的颤抖。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他的?

自从妻子仙逝后,他本觉得自己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但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会再对一个人那样动心……

所以,快回来吧,就算不喜欢我也好。

冷硬表面下,他苦涩地暗想着。

评论(3)
热度(25)

© keevian | Powered by LOFTER